提起尤瓦尔·赫拉利来,在中国或许还未达到无人不知的程度,但凭借《人类简史》系列三部曲,让这位以色列历史学家一跃成为爱因斯坦之后第二有名的犹太人。

10月下旬,这位学术男神现身中信出版社组织的2018信睿论坛,带来他三部曲的最后一本——《今日简史》。本次论坛的主题为“新技术革命与人类共同未来”,赫拉里从这里引出了“无用阶级”的概念。

21世纪人工智能革命将可能创造“无用阶级”

赫拉利认为,21世纪人类面临的三大挑战,除了战争的可能回归和环境的崩溃,还有技术的颠覆力量。目前技术已经“把人变成了神”,人工智能(AI)和生物技术正在赋予人类神的能力,人类事实上已经可以设计和创造生命。

21世纪经济最主要的产品不是汽车、武器或日用品,而可能是人工大脑、人造器官和思想与精神。这不仅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场革命,而且会是历史的新开端,甚至改写人类整个生命史。

赫拉里提出,19世纪工业革命创造了城市工人阶级(无产阶级的主体),21世纪人工智能革命将可能创造“无用阶级”(不用工作或者没法工作的一个阶级)。

所谓无用,是指对于经济和政治系统来说无用。2050年的劳动力市场无法预测,但可以肯定会和今天有很大不同。人工智能和机器人会改变社会结构,很多职业将会在2050年前后消失。

乐观的人说,旧的职业消失了,新的工作岗位会被创造出来。但新的岗位需要重新培训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被培训成功。例如一个40岁的卡车司机,自动驾驶普遍应用后就会失业,他届时又能做什么呢?瑜珈老师和程序员可能是不错的选择,但40岁的卡车司机很难变成瑜珈老师或软件工程师。

赫拉里说,自动化的革命不是一次历史中单一的分水岭事件,它会成为一浪高过一浪的连续性变革化颠覆。旧的工作岗位会不断消失,新的工作岗位会出现,但新的工作岗位很快也会被改变,然后再消失。人类需要更多培训,不断转型,不断升级,重塑自己。

未来的智人,40岁时要培训,50岁时要再培训,60岁的时候又要再再培训。随着预期寿命提高,人们可能70岁、80岁甚至90岁才能退休。即使新的工作岗位出现了,到2050年的时候,人类社会还是会出现一个庞大的“无用阶级”群体。20世纪的世界主要反抗剥削,到了21世纪,人类可能不再需要去反抗剥削,而是反抗无用。

“无用阶级”,饿不死也吃不饱,有没有也无所谓,更多会变成宠物一样的存在。那么怎样才能避免成为“无用阶级”呢?唯有终身学习,终身进步,在时代革掉自己的命之前,主动去刷新认知,重启自己,知识更新,生命重光!